互联网

元宇宙互联网创新版“水变油”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为了尽快改变国内发展现状,国内掀起了一场崇尚知识、尊重人才的运动,追求科学知识成了所有人的共识,就在全国人民都对新科学新技术翘首以盼的时候,“水变油”横空出世,引发整个科技圈震动,举国沸腾。

  一旦这一技术成真,所有人都明白,这对当时的中国和国内科技界,意味着什么。而事实上,这不过是一场惊天闹剧。水变油就算可能有朝一日会成真,但那属于未来,并不是当时所处的时代所能实现的。

  如今,这一幕在科技互联网领域似乎又在上演。创新匮乏,风口难现,资本畏缩的局面之下,整个科创领域急需要一个新的概念振作整个市场。

  今年年初,世界上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沙盒游戏平台Roblox携元宇宙概念在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突破 400 亿美元,相较去年约 40 亿美元的估值飙升10 倍。这个月,字节跳动收购Pico更是把元宇宙的热度推向高潮,再加上《失控玩家》上映,元宇宙概念股爆发,这个听上去极为虚幻的、不着边际的概念成了资本的香饽饽。

  然而,从互联网风口的发展脉络来看,元宇宙的爆火,更像是互联网创新的一次“水变油”闹剧。

  元宇宙这个概念可能跟水变油一样久远了,现在无非是新瓶装旧酒,被资本和巨头们重新包装了新概念。

  搞笑的是,元宇宙的概念重新火到现在,被刷屏、被科普、被讨论,但实际上很多人仍然没有弄懂这个概念,而这种似懂非懂云里雾里的概念,对于科技巨头和资本来说,最有腾挪的空间。

  事实上,在1992年出版的科幻作品《雪崩》中,作者构建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人们可以在里面拥有一个自己的虚拟替身,这个世界叫作“Metaverse”,也就是类似现在爆火的元宇宙。

  元宇宙所代表的世界,自由度极高,换句话说,你在现实中能做的事情,在元宇宙也能做,而现实中不能做的事情,可能会在元宇宙中实现。

  就像《失控玩家》中的开放世界游戏,玩家在游戏中可以杀人、放火、抢银行,对不带墨镜的非玩家角色们做任何事情。它和普通游戏的区别在于,元宇宙中的这些行为都建立在高度的沉浸式体验中,当你杀人、放火、抢银行时,感觉像真的在实施暴力和犯罪。

  当然,元宇宙的想象空间不是像电影中偏向满足用户的暴力需求,而是延展到现有互联网生活无法触及的领域,接近于把整个现实世界平移到虚拟中。

  但现在看来这未免太过虚幻。广义被认同的元宇宙有六大支撑技术,分别为区块链技术、交互技术、电子游戏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网络及运算技术以及物联网技术,而单看任何一项,都处于一种技术水平和落地应用跟不上外界期待的状态。追根究底,当初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概念炒作多火爆,现在就有多尴尬,这和现在的元宇宙如出一辙。

  可为什么就是这样一个概念,引起了资本和巨头的竞相争夺呢?其实他们未必真的认为元宇宙会掀起下一代互联网社交和娱乐模式的变革,更现实的是他们恰好需要元宇宙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新“风口”。

  进入2021年以后,互联网经济整体进入了一个动荡、难熬的时期。一方面,互联网用户增长缓慢,已然到达了一个极限,越发困扰着互联网公司。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最新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11亿,较2020年12月增长2175万,互联网普及率达71.6%。其中,即时通信用户规模达9.83亿,较2020年12月增长仅218万,短视频用户规模高达8.88亿,较2020年12月增长1440万。

  另一方面,监管成为今年影响互联网公司最重要的外部因素,从教育到游戏,从社区团购到共享民宿,从影视圈到饭圈…那些曾经引得资本追逐和热捧的风口及风口上的公司,在野蛮生长的过程中,乱象丛生,现在无一例外地触动了红线。

  从这个角度出发,元宇宙这样一个没有落地的、虚幻的又能刺激大众兴奋点的概念,在监管时代下似乎安全许多。互联网巨头和资本,这就如同古代帝王迟暮之后,一味追求长生,生生臆想出来了长生不老药。

  近期,苹果秋季发布会举行,每年的这个时候,围绕苹果新机都会掀起一波又一波讨论的热潮。然而,不得不承认,苹果秋季发布会带给用户的惊喜已经越来越少,舆论热潮过后,讨论点总会落在苹果创新乏力、库克才能不足上。

  苹果的创新困境,只是整个互联网经济创新越来越泯然于众的一个缩影,在贴有创新乏力标签的互联网公司名单中,恐怕要加入很多巨头的名字。

  2016年,谷歌也举行了一次发布会,在会上一口气发布了一大堆的硬件产品,这个东拼西凑的硬件全家桶,因为装的都是“过时”的产品,而被媒体狠狠地嘲讽了一次。由此,作为美国硅谷技术创新风向标的企业,人们开始质疑谷歌是不是“黔驴技穷”,一位在谷歌任职13年的老工程师公开批评谷歌发布的产品分别抄袭了亚马逊Echo、WhatsApp和微信。

  而国内呢?我国互联网经济的模式或产品创新,曾一度改变了原本互联网公司从硅谷复制、借鉴现有模式的习惯,渐趋成为全球互联网创新的另一个中心。然而,在共享经济的高潮过后,国内互联网新事物的诞生和发展套路基本就沦落成找准一个行业进行线上化,继而融资烧钱、规模扩张、相互争夺流量。成则剩者为王,败则一地鸡毛。

  这其实不是创新,以往互联网创新的本质在于变革行业,衍生出一种比现有商业业态更有优势的新生模式,但现在互联网的风口中,我们看到的不是对行业的升级,而是干扰甚至破坏。

  比如社区团购,社区团购通过融资,以补贴吸引用户白嫖,将原有菜摊菜贩为主导的商业业态快速破坏,实际上它为商业社会创造的价值却寥寥无几。新消费投资热也是如此,眼见没什么新赛道了,资本瞄准了我们的餐桌。

  原以为社区团购和新消费已然是国内互联网创新的一次大倒退,直至元宇宙爆火,这场由概念炒作掀起的虚火从硅谷烧到国内,更像是一场席卷全球互联网经济的倒退,以掩盖整个互联网创新乏力的事实。

  换句话说,我们正在拿未来数十年都未必能实现的科技幻想,来弥补现在的创新枯竭。

  尤其是外界对元宇宙的畅想,目前来看过于超前了。一方面,作为能够超过智能手机和个人电脑的下一代主流计算平台和元宇宙的重要入口,AR/VR还停留在视觉阶段,交互很差,用户根本没有沉浸式体验;

  另一方面,一个全新的世界,需要包括游戏、影视视频音乐内容、办公与会议体系、虚拟消费品、虚拟房地产、虚拟经济体系等等,而这些要素在现有的互联网世界都未必成熟。

  元宇宙的刺激作用已然在互联网商业中显现。Roblox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顶着“元宇宙第一股”的光环,Roblox现在的市值高达500亿美元。

  无独有偶,9月8日,元宇宙概念股集体爆发,股价飙升,最高涨幅达到了44%。其中,中青宝连续两日涨停,连带着歌尔股份也收获了10cm涨停,市值逼近1800亿元。字节跳动更是因为高价收购国内VR行业头部厂商PICO,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游戏公司们也极为兴奋。游戏公司是元宇宙重要的参与者,甚至不排除未来一个开放世界的游戏就是一个元宇宙,由此,备受政策风险左右的游戏公司们似乎找到了一个天然适合炒作、拉动股价的营销点。像完美世界、世纪华通等,都在向外界透露自己积极探索和融入元宇宙相关元素的信息。

  近期,A股游戏公司先后披露了半年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A股31家游戏公司中,16家出现了营收同比下滑,17家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其中7家企业出现亏损。三七互娱、完美世界、昆仑万维等头部游戏公司出现营收、净利双降。

  游戏公司业绩下滑,主要是因为去年同期的业绩太过优秀,疫情后便恢复了正常水平。不过可以预测的是,下半年游戏公司的业绩不容乐观。新未成年人防沉迷游戏禁令出台后,游戏公司都要面临用户活跃度降低、游戏流水下降的问题,这在游戏用户数日益减少的背景下,又增添了营收的压力。

  参与元宇宙炒作的不只是游戏公司,互联网巨头们也在蜂拥而上。比如腾讯,据天风证券梳理,无论是打造虚拟世界需要的引擎工具的缔造者Epic,还是AR组件领导者Snap,以及自由表情工具Bitmoji、摄像头Kit、社交软件Discord等,都有腾讯投资的身影。

  腾讯和字节跳动正在争夺和押宝下一场互联网变革的风口,对后者来讲,元宇宙可能涵盖了下一代社交网络体系,成为干掉腾讯这一社交巨头的绝佳机会。可是,无论是腾讯还是字节跳动,追捧和投资元宇宙似乎都不能解决当下互联网公司面临的最大困境,外部不确定性因素或将持续对他们的核心业务产生冲击。

  对于创投圈,我们看到,元宇宙其实很难成为创投圈的一剂“兴奋剂”,缓解创投人士的焦虑。因为放眼望去,除了一些蹭元宇宙热度的游戏公司,创投圈投无可投,VR创业公司虽然重新得到关注,但过去VR元年的惨痛经历还历历在目,而跟风的游戏公司,他们的行为仅限于炒作概念。想要落地,可能还很久远。

  从互联网诞生之初,消费、娱乐、信息获取等模式的创新,丰富了用户的生活,到现在互联网公司围着一个过度超前的概念,靠想象获得刺激和高潮,这种演变未免有些悲哀。

  毕竟,元宇宙理论上即使是成立的,但是它也和水变油一样,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事情,可以研究,但应该做好长期投入的准备,而不是现在就开始进行概念炒作和收割。118图库资料